Facebook Twitter Pinterest Google+

哈敏的小店

哈敏的小店擠在西雅圖的“PIKE PLACE MARKET”,里面并不起眼。相信每一個去過西雅圖的旅客對于這一個必游之地是一定會去的。


文章是三毛《我的寶貝》里的一篇,我只是今天路过的时候顺手拍了几张照片。

---

阿富汗人哈敏妻子的項鏈

哈敏的小店擠在西雅圖的“PIKE PLACE MARKET”,里面并不起眼。相信每一個去過西雅圖的旅客對于這一個必游之地是一定會去的。

市場就在碼頭的對街,上百家各色各樣不同的攤位和商店擠在一起,逛上一天都不會厭。光憑著這個市場,西雅圖的可游性就高出洛杉磯太多,比較起舊金山來,稍稍又少了些气氛。這只是在我的主觀看法下,對于美國西岸的評价。

是一個冷雨凄風的下午,當天,我沒有課,功課也都做好了,沒有什么事情可做,就又去了那個市場。

逛了好多年的攤子,一些小零小碎、不好不坏的首飾看了根本不會去亂買,除非是精品,不然重量不重質的收藏只有給自己找麻煩。

 

哈敏的小店是樓梯間擠出來的一個小角落,一些人錯過了它有可能,而我的一种直覺是不會使我漏掉的。店已經夠小了,六個“榻榻米”那么大還做了一個有如我們中國北方人的“炕”一樣的東西。他呢,不是站著的,永遠盤坐在那個地方,上面挂了一批花花綠綠的衣服和絲巾。

我注意到哈敏的第一次,并不是為了那些衣服,當我走進他的店中去時,他不用英文,他說他自己的話:“沙拉麻里古”來招呼客人。

 

這句話,如此的熟悉,在撒哈拉沙漠時,是每天見人都用的阿拉伯文問候語。我初次听見在美國有人說出這樣的句子來,心里產生了一絲說不出的柔情,笑望著他,也答了一句“沙拉麻里古”。在雙方的惊异之下,我們自然而然成了朋友。我常常去他的店里坐著,有時,也幫忙女客人給試衣服。哈敏的生意清淡,他專賣阿富汗和印度來的衣服和飾物,可是我卻看不上眼呢。我的去,純粹為著享受那份安靜的友誼。

他的話不多,問著,就答,不問,兩個人就坐著。“哈敏,你的妻子呢?”“在阿富汗呀!”“有沒有小孩?”“都嫁啦!”“那你一個人在西雅圖做什么呢?”“開店呀!”“那你太太呢?”“她不肯來。”“那你也不回去嗎?”“那邊打仗呢。”

哈敏不回國辦貨色,他向一個美國人去批,批自己國家的東西。

“哈敏你不積极哎!”“夠了!”“首飾不好看。”“那是你挑剔呀!”“這樣不能賺錢。”“可以吃飽就好了啦!”

永遠是這种扯談似的對話,我覺得哈敏活得有禪味。

后來,我要走了,我去看他,跟他說再見。做朋友的半年里,沒有買過他任何一樣東西。

“噯,要走了。”哈敏歎了一口气,根本沒有惋惜的意思,好似人的來去對他都是一种自然。

“要走了。我要走了。”我大聲些又講了一遍。

這個哈敏,才在最后的一刻,站了起來——他一向是坐在炕上的。他慢吞吞的打開被許多衣服塞滿的一個大鐵箱,用手到角落里去掏,掏出了照片上那條項鏈來。

 
 
(照片来自互联网,现陈列于台湾三毛纪念馆)

“你——這么好的東西,為什么早不給我看?”我瞪了他一眼,心里想,無論什么价格,都買下了。因為它太美了。“你以前又不走,何必看呢?”

“多少錢?”

“我太太的啦!”

“我問你多少嘛?”

“嘖,是我太太的啦!”

“那你要多少錢嘛?”

“你說多少?是我太太的。”

“一百美金。”

“好啦!不要忘了它是我太太的。”

我們付錢、交貨,這才來了可能不屬于阿富汗式的告別擁抱。就這樣,哈敏太太的項鏈跟我結上了緣。


0 Comments